“绫中有依,人在依中。”
这里绫依leaves,大概是个文手。
微博@绫依leaf
头像by喵咪酱cat
这里VC站all绫,绫all。但主要产的粮是龙绫。APH站好茶。
在这里会更新一些龙绫文/原创短篇或长篇/正在修改的双ling文/小散文/生活日常/可能会有的好茶文/中华组日常…
继续作我的小透明口亨╯^╰

王家那些事儿

中华组日常(一)

文/绫依leaves

*含有私设。
*因为文章兄妹的设定原因湾娘定名“王湾”
*所以你们看我除了悲剧还是会写别的的
*争取写到100。
*当我这个月更了

1
“恭喜大哥没被拐走顺利回家!”
王耀望着自家门口挂起的居委会大妈的横幅,无语。
好生气哦还是要保持微笑。
“王嘉龙你给我过来!”
2
要照顾弟弟的人,活该。这是你上辈子欠你弟的。
王耀看着乱得不成样的屋子,保持着标准的微笑。心想我他妈不就出个差吗一回来家怎么成这样了。
感受到自家大哥散发出的不明气压,王濠镜和王湾突然觉得王嘉龙那混蛋躲出去的决定是多么明智。
3
忍住想打人的冲动,王耀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表情和善一点,温柔地看向两个规规矩矩站在自己...

前天上完物理课和阿喵去买蛋糕吃w结果看到了这种蛋糕,超级贵啊。不过看着挺好吃w
注意到它主要是因为它的名字“黑三角”。我俩笑了半天hhhhhh
图是我画的。嗯只看了几眼不知道还不还原……而且我是个业余的……

once.前.《惧》

文/绫依leaves

“或许我应该死在这里。”
“你相信我吗?”
“当然不信,就像你不曾相信过我一样。”

她至今也无法相信她深信着的东西一直如她的内心般支离破碎。因为这一刻只有女人的尖叫声鲜活明亮,也因为裁缝的脸在这一刻终于不再温柔,肮脏不堪。
而她作为旁观者,却什么都不明白不了。她就算明白,也不能干扰这一切,在旁边看着,好像貌似也只能这么干了。
“无法……理解……”
“我……无法……理解……”
耳边传来的是女人的哀嚎,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到最后那个人都会用原本在自己手中的那把剑轻松地刺穿女人的心脏,就像刺穿自己那么的漫步尽心。
“无法……理解……”
是啊,我也无法理解。
在这场神开玩笑般的战争里,为何任何在...

“我想向窗外看。”

“可你我连窗户都没有。”

“你想拥有吗。”

“曾经想。”

曾经——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词。

她都不曾想过自己会在某一天的某一个时刻对某个早已经猜到是谁的人说出这个让人害臊的词,或者说,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这个思想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它早就在几百年前的那个初冬被那个人所谓的正义抹杀了,消失殆尽了,跟着那个人一同离开了。

她还记得几百年前那个人的微笑,茫茫的眼神,还有空空荡荡的,纯白色的房间。她就是在那个地方遇见了她。

那个时候,她在干什么呢……

“干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获得重生的那个人轻轻的笑着。只有眼睛还是那么无采。

你真好。
每天,坐在你的旁边,看着你微微红起来的脸,看着太阳洒在你眼睫毛上散发出的光芒,还有你暗淡无光的眼珠。想想可真美。
你的眼睛可真美。

我多想拥有你的眼睛。可我不能。因为我只要用闪着光的东西在你脸上轻轻一刮,你便会哭,你便会怒,你便会讨厌我。
我不想你讨厌我。

你脸上的笑容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美丽景色。
你轻轻张口,模糊着说了几个音节,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了。但你的声音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

你说你什么时候才会完完全全属于我一个呢?
完完全全,属于,我一个。

我解释一下吧。
因为有人在我的微博上面说“你只是单纯地喜欢阿绫吧别带上任何CP好吗?”
我确实最喜欢阿绫了。
但是官方或者其他地方有规定单纯喜欢一个歌姬就不要带上其他CP吗。
我喜欢阿绫,喜欢v家的所有歌姬。
看到有人给我这么回复我很为难,但还不足以构成生气。因为这是我表达有误w还是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w
是我说的“写与绫相关的CP”没表达清楚所以有人看不惯很正常w
龙绫是我最最最喜欢的CP。不管其他,这是第一眼的感觉。
所以大多数时候会写龙绫。
而写与绫相关的CP就是我对绫的爱了w
看不惯无所谓w乐意解释w

【龙绫】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

文/绫依leaves

“你在干嘛呀?”
“我下周就要考试啦”
“那个东西一会儿发给你,你去看嘛”
“哈哈哈哈我给你说……”
阴雨。
乐正绫整个人都缩在飘窗上,背后靠着淡黄色的靠垫。她的手里紧紧拽着手机,手指慢慢划动短信聊天的界面。目光扫过的聊天记录,都在被发出的一刻失去了光芒。
除了占内存之外毫无意义。
从上个月,到今天。短信箱里除了这些与好友聊天的信息之外,快递的通知,手机没有话费时发的信息,餐厅,美容院发的广告,还有节日时必会收到的“节日快乐”——至今仍未删掉,即使一看就知道是群发的。
还有什么呢……
生日快乐。
四个充满了灵性的字。乐正绫冷漠地注视着它们,退出查看,系统自动弹出一个对话框——
“...

“我也曾相信你的存在。”
“就像是黑暗中光的残骸。”
-
你是谁?
黑暗中的自己质问。
你笑了笑吧把手中闪着亮光的小刀拿了出来,对黑掉了的自己说,“我就是你。”
我就是你。
这句话所降下的审判好比天使轻吻着恶魔——圣洁的光辉玷污了最神圣的倒影。
那个黑色的自己,是想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回归原世界?
“我就是你,但你却不是我。”
黑影接过你手中闪闪发亮的尖锐东西,对露出凄惨笑容的你说。
“所以,我最伟大的造物主,您愿意我把手中这个东西刺进你的胸膛么?”
二人紧紧相拥,却无法感受彼此的温度。
-因为二人,本就为同一物-
“随便。”你不敢放手,即使你已收到了死亡的讯息。
“那么,再见。”
她闭上眼睛,浑浊的双眼。
“嗯,”
再见。
鲜血染...

我讨厌在雨天盛开的花朵。
我讨厌在室内无头的苍蝇。
我讨厌坏掉被补好的相框。
我讨厌身边的每一个人。

你们为什么要对我笑呢?
笑过之后又为何要哭呢?
哭过之后却又打着“正义”的幌子来打骂同为碎片的我呢?
打过后,又为何要对我露出施舍的笑容呢?

看,这有着光滑双面的刀折射出的光是多么的耀眼啊。
“所以,我把它插进那个跳动的东西里你在意吗吗?”

她的床前有一扇窗
我抬头向外望去
尽是一片没有的景色

总有一天
我会有属于我自己的一扇窗

从我的窗向外望去
不是虚无
而是一片灰色的阴霾

1 / 2

© 红枫林里的绿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