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楼(节选)

“你在干嘛呀?”
“我下周就要考试啦”
“那个东西一会儿发给你,你去看嘛”
“哈哈哈哈我给你说……”
阴雨。
绫依整个人都缩在飘窗上,背后靠着淡黄色的靠垫。她的手里紧紧拽着手机,手指慢慢划动短信聊天的界面。目光扫过的聊天记录,都在被发出的一刻失去了光芒。
除了占内存之外毫无意义。
从上个月,到今天。短信箱里除了这些与好友聊天的信息之外,快递的通知,手机没有话费时发的信息,餐厅,美容院发的广告,还有节日时必会收到的“节日快乐”——至今仍未删掉,即使一看就知道是群发的。
绫依冷漠地注视着它们,退出查看,系统自动弹出一个对话框——
“确认删除?”
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点击了删除。
反正都没有用了,也没有什么留恋的。
这么说...

“我也曾相信你的存在。”
“就像是黑暗中光的残骸。”
-
你是谁?
黑暗中的自己质问。
你笑了笑吧把手中闪着亮光的小刀拿了出来,对黑掉了的自己说,“我就是你。”
我就是你。
这句话所降下的审判好比天使轻吻着恶魔——圣洁的光辉玷污了最神圣的倒影。
那个黑色的自己,是想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回归原世界?
“我就是你,但你却不是我。”
黑影接过你手中闪闪发亮的尖锐东西,对露出凄惨笑容的你说。
“所以,我最伟大的造物主,您愿意我把手中这个东西刺进你的胸膛么?”
二人紧紧相拥,却无法感受彼此的温度。
-因为二人,本就为同一物-
“随便。”你不敢放手,即使你已收到了死亡的讯息。
“那么,再见。”
她闭上眼睛,浑浊的双眼。
“嗯,”
再见。
鲜血染...

我讨厌在雨天盛开的花朵。
我讨厌在室内无头的苍蝇。
我讨厌坏掉被补好的相框。
我讨厌身边的每一个人。

你们为什么要对我笑呢?
笑过之后又为何要哭呢?
哭过之后却又打着“正义”的幌子来打骂同为碎片的我呢?
打过后,又为何要对我露出施舍的笑容呢?

看,这有着光滑双面的刀折射出的光是多么的耀眼啊。
“所以,我把它插进那个跳动的东西里你在意吗吗?”

她的床前有一扇窗
我抬头向外望去
尽是一片没有的景色

总有一天
我会有属于我自己的一扇窗

从我的窗向外望去
不是虚无
而是一片灰色的阴霾

恐惧

“人。最令人惧怕的,就是人本身,这个创造谎言的机器。正因此,人这一生都是无尽的悲伤。”
“面对世界对自己的夸赞,他们必须收敛起自己心中的那份骄傲,以自己虚伪谦卑的心态去迎接那份难得的幸福。如若他们表现出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欢悦,便会被别人唾弃,被别人辱骂,被别人伤害,被别人夺走仅有的欣然。”
“就算是谦卑,也会被别人说成是伤害与虚伪。”
“当他们哭着跪地求饶时,别人会说他们做作,会说他们令人作呕。”
“当他们终于忘记了被异言的悲伤,想笑着迎接死亡之时。他们却成为了招人嫉妒的星星的光芒。在天空之上,守护那些伤害过自己的,还在人间笑得灿烂把它当作笑话的生命。”
“不,那些人根本不能算是生命!”
“以德报怨?可笑...

© 红枫林里的绿叶 | Powered by LOFTER